小说:结婚7年我打算离婚,可在民政局接一通电

 新闻资讯     |      2020-03-05 23:38

小说:结婚7年我打算离婚,可在民政局接一通电话,打乱我的计划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旧地如重游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1


窗外的知了没完没了地叫个不停,想必是苦夏已久或者干脆只是因为想要在生命的最后片刻发出与众不同的声音罢了。


温情站在开了冷气的民政局里还是觉得热意一层层涌上来,细密的汗珠打湿了今天临出门前精挑细选的白衬衫——当时是怎么想的来着?结婚时候不谨慎认真,那好歹离婚的时候要注意一点。所以出门以前,温情犹疑了片刻,越过了一片裙衫,径直挑了衣柜里那件白色的衬衣。


然而现在站在她旁边的男人也好巧不巧地穿着一件白衬衣,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靠近脖颈的位置,也就是风纪扣,传说中只有正儿八经到刻板的男人才会执拗地把这颗既让自己呼吸困难,又让他人赏美色不得的扣子给扣得紧紧的。


结婚这几年两人之间的默契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但奇怪的是,在婚姻已经走向破灭时,他们竟然出乎意料地默契了一把,乍一看穿着白衬衣黑裙的她和白衬衣黑西裤的他,竟有点儿像是情侣装打扮,一路走来路人的目光无不是怀疑他们要去婚姻登记处的,只是太遗憾,他们的终点站是离婚。


温情有些无语,只觉得越来越热,止不住地就用手里的鲜红的小本子扇起了风。


那人见状,不动声色地乜了她一眼,看不透喜怒。


她别过头去,错开他的视线,不言不语,喉咙要生烟了似的口干舌燥地继续在队伍里等待着。


终于轮到了两人,温情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她没犹豫,率先迈处几步,甩开了身后的男人,拿着小红本径直就走到了柜台前面。


“离婚。”


红本上明艳艳的“结婚证”三个大字刺痛了她的眼睛,让她在这一刻骤然心疼了一下,仿佛是为了缅怀她即将死去的婚姻和过往一般。这是两人自那日摊开话题聊后,温情第一次察觉到自己的心还能感觉到疼痛的时刻。那时只觉得解脱,然而现在,不适才后知后觉地赶来。


男人这时也走了上来,沉默地将自己的另一份证明兀自递了过去。


柜台的工作人员抬头扫视了一眼两人。两人之间间距很宽,就连来到柜台的顺序也是一前一后的,只是比起其余大多数来这儿办理离婚的夫妻来说,已经斯文得不止一点了。最多,也就是冷着脸罢了。


“名字?”


“温情。”她很快说了话,说完了,还有不满,瞥了一眼另一人,似是督促他赶紧的。


终于,那个一直没什么表情的人说:“傅景行。”


工作人员低头不再去看两人,离婚见得太多了,老早就明白领到那一张代表已在法律上合法的证件,不是爱情这出戏的完结落幕,而是关于生活的另一场戏的开始。没到身子入土,没人能笃定结局到底怎样。撕破脸的,老死不相往来的,又或者是一辈子纠葛不断的,都不算太稀罕的事。反而是这过于平静的二人,倒像是生活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热情消磨,爱情不复存在,就连恨也已经消失殆尽的陌路人状态。


工作人员沉默地操作着电脑,一时之间,三个人竟然没一个吭声的。


“喏,在这里签字。”工作人员递出两张尚未填写、一模一样的表单来,“签你们的名字、日期。”


温情轻声道了声谢,然后便拿了搁在大理石前台上的笔,也不忘给傅景行递上一支。倒是傅景行,因为她这个习惯性的下意识动作愣了半晌,终究还是默默接了过来。


正在二人打算让这一切画上句点时,刺耳的铃声却不依不饶地在清冷地环境中响起来。一丝不耐闪过,温情叹了口气,认命般地掏出了手机,可当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名字时却怔了怔。


妈不会无缘无故在这个点打电话过来。


“喂?”


“温情?快来医院!你外婆出事了!”电话那头的温母声音很焦急,听得出来有控制不住的哽咽感。


温情的全身血液下意识地凉了一半,张开嘴好半会儿才慌张地问:“外婆怎么了!”


外婆已经八十有余了,和温父温母住在一起,平日里身子一直硬朗得很。又因为性格开朗,从小和她亲近,所以饶是温情这样在外人眼里冷漠的人,外婆对于她而言也决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被替代的角色。


握着手机的右手微微颤抖,心里的恐慌感在一刹那间袭上。可仅仅也就是冰凉了几秒而已,下一刻,她的右手便被另一只温暖的手覆上。


傅景行伸手接过了她的电话,左手抚慰性地虚搂着她,试图让她稳定下来。


“嗯……妈,是我。对。我和小情在外面。你们在哪个医院?好,行,会注意安全的,别担心,”他轻轻瞥了一眼站在一旁双眼无神的人,“我会看着她的,没事,您放心。”


随着傅景行挂断电话,抱歉地向柜台的工作人员解释了一番,然后牵住了她的手朝外走的时候,温情才彻底地回过神来。


“外婆没事,就是摔了一跤,妈太担心了,所以就打了电话给你。现在人正在市医院,我们过去看看吧?”傅景行说。


温情点头,不再看身后摆在桌子上那张表格。


2


两人的离婚手续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没能继续下去。等到温情从医院出来后,也没再管身后神色复杂的傅景行,伸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城东的咖啡厅。


“完了?”坐在咖啡厅角落的好友沈婷看到温情走过来,问道。


温情摇头。


沈婷似笑非笑,“我就知道离不成。你别看傅师兄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其实他性子犟着呢。你想想看,这些年来他坚持的事情有哪些是没有办成的?”


保研,出国读博,回国后在高校顺利任教。哪一样不是芸芸众生费了大劲都不一定能达到的目标?然而他傅景行不一样,他想要的,似乎从来没有旁落他人之手。


温情有些郁闷地咬着吸管,“和他无关,是我的事。”


左右棋牌下载“你不想离了?”沈婷纳闷,“之前不是要死要活地打电话跟我说要离婚么?怎么,现在想通了啊。终于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傻逼的错误了么?”


傅景行和温情,A大传说中的神仙眷侣。两个学霸相识于大学本科的公共课上,一个数学系不苟言笑的男神,一个法律系泼辣张扬的女王,一场小组展示将两人的命运捆绑在了一起。据说那一次两人特别不幸,小组的其他人都是废物,除了说废话推卸责任什么都不会,最后温情望着他们交上来的垃圾实在忍不住了,大包大揽,大刀阔斧地将他们做的所有东西直接删除,而在其中她唯一留下来的部分,来自于傅景行。


那就是两人的初识。


她在教室门外拦下了下课后正要往图书馆赶的人,一只手撑着门框,神态恣意,“傅景行?”


傅景行微微颔首,点头表示问候。


温情这时才彻底将眼前的人和传闻中的那个名字对上号。就是他,错不了了。极其寡言、清冷禁欲的数学系大三的师兄,年年国奖,分明长了一张俊俏异常的脸,却深居寡出。


“不如我们合作吧?”温情扬了扬手上的资料,“我无法和他们沟通。”


左右棋牌

她未曾想到,这一合作,便是十几年。


后来傅景行保研本校,一年后轮到了温情。随后傅景行赴美深造,再过一年,温情也去了。


温情发誓这绝非是她刻意追着对方的脚步走,她也是到了美国以后,才偶然在图书馆和他有一面之缘。


两个中国人站在异国的土地上,窗外阳光正好,虽然两人因着多年校友的关系,熟络了不少,可那是第一次温情真正看到傅景行的脸上浮现那种让人觉得打心底开心的笑容。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傻笑。


身后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傅景行的笑容敛住了,他长臂一伸,将温情圈在书架和自己之间,让她避开了不小心撞上来的人。


身后的人抱歉地说了声“sorry”,傅景行不动声色地摇头表示无事。


然而温情的心却在这一刻不争气地狂跳了起来。


她突然觉得这有点像他们初遇时的场景,于是她抱住了怀里的书,扬起了头,“真人斗牛牛棋牌好巧啊,傅师兄。”


对面的人点头,金色的阳光将他的棱角柔化,在这一秒格外地动人。


“不如……”


“温情……”


两人同时开口,又在听到对方的话时同时停下。


还是温情先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是想说,师兄,不如我们合作吧?”


合作,谈个恋爱。


两个频率对上的人格外好说话,两人认识了太多年,又都那么聪明。只是一句话,傅景行就明白了温情的意思,于是两人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某年又顺理成章地在圣诞假回国时领了个证,直到后来双双回国,一同在A大任教。


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最初两人相识的地方。


手机版游戏牛牛

算算日子,两人结婚也已经七年,真正到了七年之痒的时候。


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请点击下方↓↓↓【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