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缩水四成 荔枝(LIZI.US)陷入“增收不增利”

 新闻资讯     |      2020-03-15 17:14

市值缩水四成 荔枝(LIZI.US)陷入“增收不增利”困境

在公共卫生事件与原油价格暴跌的双重刺激下,美股陷入流动性危机,股指暴涨暴跌倒逼着市场做出选择。而在诺大的美股市场中,大部分股票均无法幸免,比如有“音频在线第一股”之称的荔枝(LIZI.US)。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荔枝于3月12日盘前发布了2019年财报,公司第四季度的收入为3.6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52.08%,收入保持高速增长,但股东应占净亏损约为3.03亿元,而2018年同期为亏损5852.1万元人民币。若剔除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则荔枝净亏损为2895万元,而2018年同期则盈利200万元人民币。


同时,公司对2020年第一季度的收入做出指引,预计在3.5-3.7亿之间,同比增长约33.8%-41.4%,较2019年同期44.75%的增速有一定程度下滑。


而在大盘几次熔断的背景下,荔枝的市值也降低至2.84亿美元,较上市时缩水43.64%。


收入大增却亏损扩大


事实上,若从业绩的角度来看,荔枝的表现并不算差。用户运营指标方面,荔枝在2019年第四季度的平均移动MAU总数为5190万,环比增长11.37%,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为43.41万,环比增长13.76%。


智通财经App发现,荔枝第四季度的平均移动MAU增速是2019年中最快的,表现亮眼。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增速虽较2019年第三季度的24.67%有所下降,但仍高于第一、二季度的环比增速。


得益于付费用户的环比增长,荔枝的收入也随之提升。2019年第四季度时,荔枝的收入为3.6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52.08%,环比增长10.94%。收入环比增速与付费用户的环比增速相当,说明单用户的平均付费价格保持相对稳定。


不过,毛利的变化却与收入截然相反。在收入同比大增52.08%的情况下,荔枝的毛利却同比下滑8.57%至0.64亿人民币,环比增速也仅有0.5%,这主要是由于收入成本的上升。自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荔枝启动了短期激励计划,通过额外的收入分成费用以鼓励内容创作。2019年第四季度的收入分成费用位2.8亿元,同比增长75.3%。


对于该季度内的亏损,其实并不意外。虽然荔枝在2018年第四季度实现了200万元的利润,但进入2019年后,公司在第一、二季度加大了获客,在第三、四季度加大了收入分成投入,从而导致各季度都出现了亏损。由于收入分成的增加,第四季度净利润由2018年同期的盈利200万转为净亏损2895万元。若包括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则股东应占净亏损约为3.03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同期为亏损5852.1万元。


2020年将全面盈利


通过上述的分析能发现,荔枝要实现盈利其实并不困难。2018年第四季度时,该公司毛利率为29.38%,营业费用占比为28.24%便实现了盈利。但在当前手机牛牛游戏下载盈利的临界阶段,荔枝的短期盈利与长期价值增长存在一定冲突,荔枝则在中间做了相应的平衡。从毛利率与营业费用占比的变动便能观察到公司的选择。


2019年第二季度时,荔枝的营业费用占比接近50%,这是因为公司加大了销售及营销开支,以获得更多用户。在该季度内,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比为30.92%,较一季度时高出近11个百分点。


而至第三、第四季度时,荔枝降低了在获客方面的开支,将费用用于收入分成,以鼓励用户生产更优质的作品。智通财经App发现,四季度时,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比仅有7.89%。销售费用的降低为收入分成的增加提供了资金基础,因此,该季度内的毛利率因收入分成降至17.53%,同比下降近12个百分点。


荔枝CEO赖奕龙表示,公司在2020年可实现全面盈利。这样的展望并非空谈,在短期的收入分成激励结束后,对营业费用进行一定的控制便能实手机版游戏牛牛现。但关键在于,全面盈利的背后,用户相关的指标数据是否也能看起来美观。


前进路上的三座“大山”


不过,即使通过控制费用实现了全面了盈利,但荔枝需要面对的问题也并不少。


首先便是用户增长的天花板。音频较直播、视频而言相对小众,荔枝目前部分季度的用户环比增速已下降至个位数阶段,即用户进入了缓慢增长阶段,这会使得获客成本逐步走高。


不过,受众窄的领域往往有较强的用户粘性,直播与短视频的崛起目前并未对荔枝造成明显冲击,从用户日均时长便能有所反映。2019年第四季度时,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53分钟,同比增长7分钟,用户时长仍在增长期。


其次,荔枝的商业化程度较低。这主要包括两方面,其一是变现渠道单一。常见的变现模式包括广告、游戏、电商等,但中博娱乐棋牌荔枝目前的收入主要依赖于直播打赏。其二,在音频领域,UCG模式下的变现弱于PUG模式,这也是造成荔枝变现难的原因之一。


智通财经App发现,2019年的四个季度中,荔枝每月付费用户占月MAU的比例分别为0.69%、0.7%、0.82%、0.84%,而虎牙(HUYA.US)当前的付费率在4%以上,哔哩哔哩(BILI.US)的付费率则超5.4%。在变现模式单一且付费比率较低的情况下,荔枝的收入只能依靠付费用户数量推动,这又需要加大销售及营销开支。因此,寻找有效的新变现模式成为了荔枝的当务之急。


此外,高负债也是荔枝的难题之一。截至2019年12月31日,荔枝的总资产为1.4亿元,总负债为1.9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37%。这在互联网公司中并不多见,如此高的负债与变现难也有直接关系。通过观察以往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能发现,高负债的公司并不受市场欢迎,比如已跌破发行价66%的万达体育(WSG.US)、跌破发行价68%的摩贝(MKD.US)都是高负债企业。


估值方面,虽然公司2019年的静态PS只有1.68倍,预计2020年能维持30%的收入增长,对应2020年的PS仅为1.3倍,显得低估。但值得注意的是,PS估值法并未考虑到企业的负债情况,荔枝的高负债将对该估值打折扣。


但不得不承认,荔枝3月12日的大跌并非业绩是主因,单从业绩看,第四季度的表现并不算差,而大跌主要是因为公司流通盘太小,小资金便能让股价暴涨暴跌。据数据显示,在3月12日当天,荔枝股价虽然暴跌30%,但成交量仅有10.59万股,成交额73.1万美元,换手率仅有1.07%。该等数据居然与次日涨幅不到1%时相差不大,可见流通盘太小才是主因。


来源: 智通财经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